您的位置: 单机 > 原创 > 最新原创
最新原创 游戏评测 观点投票 专栏 节目
  • 去年是波兰科幻巨匠斯坦尼斯瓦夫·莱姆的百年诞辰。借此机会,译林出版社推出了全球“首套”简中版莱姆文集。在原作者去世15年后,世界另一头的广大读者,终于系统地接触到了他的6本著作。此时,距离这些著作真正落笔完成,已经过去了整整半个多世纪。时间能够填平物质的沟壑,却无法弥补精神的落差。每当我试着去理解这些本该“老掉牙”的作品时,一堵名叫认知代差的巨壁,总会横亘而起。令人感叹其恢宏无垠之余,又唏嘘自己的渺小与迟钝。莱姆的两部名篇——《索拉里斯星》与《无敌号》,其故事设定并不复杂:前者主要描绘了一个具有自我意识的行星生命,后者则刻画了一群能够繁衍并演化的非有机生命。即便略显抽象,但对于现在的读者、观众而言,这些在当时堪称先锋的异星生命猜想,想必也早已屡见不鲜。经过一个世纪的反刍与再消化,先验主义者们留下的许多远视与创造

    2022-10-06 23:00:17
    0 太空棕熊
  • 2022年9月20日,著名众筹游戏项目——《星际公民》(Star Citizen),抵达5亿美元的资金募集里程碑。然而,开发了整整11年的“史上最大众筹游戏”,其发售日仍旧遥遥无期。 虽然对大型3A游戏而言,开发时长动辄数年乃至十数年也稀松平常,而且也鲜有超大型3A游戏,会在项目草创阶段便发布宣传。但不得不承认,这款兴师动众的“众筹游戏”,在其漫长的开发周期里犯下了无数的错误,也创造了不少的奇迹。无论是在国内还是国外舆论圈,《星际公民》一直都是经久不衰的话题。喜爱他的人一掷千金,厌恶他的人愤愤不平,时时刻刻想着诋毁这款游戏。有人称它是游戏史上的众筹奇迹,也有人说它是游戏史上最大的骗局——但不可否认的是,无论是奇迹还是骗局,这个游戏业界的奇葩,都已经存活了整整11个年头。难免会有人好奇,作为互联网知名的“诈骗”与

    2022-10-06 22:32:14
    0 海星罐头
  •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看色图的呢”我坐在工位上,将下巴的重量从手掌移到胳膊,看着屏幕上最好别给同事发现的画面,幽幽地想。早在小学时,我就把手工课学到的裁剪知识,活用在制作“小黄本”上。时尚杂志和花边小报,经过我手总会“亡佚”,成为创作的素材。朋友们为了借这本书,总会在放学请我一碗一块五毛的街边泡面,又或是献上几颗颜色稀有的玻璃珠。几年后,纸媒走向没落,属于天翼3G的时代到来。没有身份证的我总会攒上个几十块,换着营业厅“帮家人办手机卡”。 感谢那个不记名的时代,它完满了我伴随移动梦网美女图片彩信成长的思春期。那年流量很贵,但总是贵不过少年时光。再后来,互联网开始茁壮生长,我开始出没在黑网吧。在那些包厢最靠里的座位上,小镇少年完成了和世界的接轨,储存卡里春意盎然。到了今天,我也以为自己,和你一样阅尽千帆,寻常货色入不了

    2022-10-04 22:29:30
    0 中等偏下
  • 某种角度上,《杀戮尖塔》可以说是为电子卡牌开启了一个崭新的篇章。由它引领的DBG构筑式玩法,已经演化成了一个单独的游戏门类,成了同行们争先效仿的对象。此前我介绍过许多“杀戮Like”,它们数目众多且鱼龙混杂。而相似的是由爬塔+DBG+肉鸽所组成的核心套路三板斧,这为市场提供了一份极易复制的设计脉络。不过,DBG玩法与肉鸽元素可从来不是“杀戮Like”的专属,构筑卡牌与肉鸽随机性的应有面,远比想象中的大。如此说来,若将三板斧中的爬塔换成角色扮演,那是不是也行得通——用构筑式卡牌作为其战斗系统,肉鸽元素作为其核心玩法,再将两者嵌入角色扮演的框架,这便是《克瑞因的纷争》所做出的尝试。 需要注意的是,《克瑞因的纷争》是将DBG与肉鸽嵌入进了角色扮演所搭建的框架,而不是与角色扮演平起平坐。所以,《克瑞因的纷争》

    2022-10-04 14:07:08
    0 廉颇
  • 熟悉我们的读者,对于《逆水寒手游》应该不陌生。最近一段时间,我们写过好几篇关于它的文章,每一篇都可以说是在用一种近乎“夸大其词”的语气,来描述这款手游在“MMO”品类上的“突破性”。不过,无论我们再怎么去夸赞它的勇气,去阐述它践行“突破性”的可能性,这个未落地的项目,始终会给人不信任感——要知道,未能实现的“理想主义”,终究只是一句空话。 而就在这几天,《逆水寒手游》终于在“千呼万唤”中,开启了自己的第一次“盲盒测试”,展现了一个较为完整的早期游戏版本。借着这次机会,我们进入了这个“会呼吸的江湖”,并在深入体验后,重新审视了《逆水寒手游》曾经的那些“豪言壮志”。 需要事先说明的是,本文不会过多讨论技术力方面的内容。纵然,《逆水寒手游》从不知道哪来的技术黑箱中掏出了媲美端游的画质,在这样的画质下还做到了全程CG实

    2022-10-03 21:46:37
    0 廉颇
  • 最近这几天,对《赛马娘》玩家来说可能有些五味杂陈。一方面,最新的9.27生放送中,“爱丽数码”的万圣节衣装,用鬼畜的舞蹈、粉色僵尸的造型,以及原生中文名的大招,让国内玩家们都笑得死去活来。 这个中文是日服游戏的原生文本另一方面,近一个星期的时间内,那些在P站(Pixiv)上生产赛“马娘”涩图的画师们,有不少收到了来自Cygames方面的举报,直接导致作品被隐藏,甚至有的人账号还被封禁,释放出了很危险的信号,让很多玩家的心情都不太美丽。 Cygames这次举报的打击范围相当广。除了作为公开平台的P站之外,有很多只在Fantia和pixivFANBOX这样的会员制平台上提供作品的画师,也在Cygames的举报范围之中。按道理来说,这些网友需要付费订阅画师频道,才能看到具体作品的平台,已经非常接近于私域交流了。而就连

    2022-10-02 20:50:43
    0 Marvin
  • 《Mirror 2: Project X》(以下简称《Mirror2》)这次大概率是真的救不回来了。老读者都知道,我们写过好几次《Mirror2》。从它刚发售时的万般期待,到因为迟迟不出色色内容而被玩家打差评,以及前两个月创意工坊被关闭的事件。老实说,已经有点腻了,如果官方再不整点狠活,估计我都不会再想碰这个游戏相关的选题了。结果,狠活真的来了,但来的不是玩家们期待了快一年的色色内容,而是制作组直接向玩家摊牌了——没错,我们就是没有色色。 根据《Mirror2》的开发团队KAGAMI Ⅱ WORKs在这份“致玩家的一封信”中所说,之所以他们迟迟没有为《Mirror2》添加18+色色内容,是因为“发布时没有声明本作内容将仅为‘16+’级别”,进而“误导了部分购买游戏的玩家”。老实说,这的确是个非常诡异的解释。先不

    2022-10-01 22:16:11
    0 ROOT
  • “FIFA”系列要改名《EA Sports FC》,并不算是什么新消息。今年五月份左右,EA Sports官方运营就已经披露出确切的信息:《FIFA 23》将会是最后的一代“FIFA”。 大意:EA的boss确认了,“FIFA 23”是系列最后一作。结束了,终于结束了对一款陪伴了无数足球爱好者与体育游戏迷青春的作品来说,要更改掉使用了如此长时间的名字,显然是件大事——那种会让粉丝担忧的大事。但EA要与国际足联“FIFA”分手这件事,对持续保持关注游戏界新闻的粉丝而言,算是早有预期。在2021年10月7日,EA Sports在官方的新闻通稿中,就已经透露出了改名的意愿。面临着步步紧逼,期望提高代言费的国际足联,“FIFA”之名所带来的利益,完全比不上随之而来的成本。 国际足联“FIFA”在于EA的下一轮合作到来之

    2022-09-30 10:06:59
    0 廉颇
  • 自从“《魔兽世界》怀旧服”爆火之后,各大MMO厂商似乎又找到了一套全新的更新方式——不管自家的“怀旧服”是否值得玩家“怀旧”,总之就先出个“怀旧服”,然后“应玩家们的呼声”把等级上限慢慢提高,将游戏刚开服的运营操作毫无诚意地复现一遍,然后再开“怀旧服”的“怀旧服”,完成一个无限循环,与玩家们一同体验“败者食尘,486的奇妙冒险”。 不过,吊诡的是,虽然这一做法几乎将“敷衍”写在脸上,但却意外地有着自己的市场——不少玩家们骂归骂,在骂完之后还是会去排队登录游戏,感受一下“过往昔”的“峥嵘岁月稠”。这或许是“怀旧”的情感作祟。就像四十岁的中年人会想念年轻时的虚度时光,步入社会后的繁忙社畜,会追忆在校读书时的荒唐自由一样,“时光倒流”毕竟是许多人心中最为期盼却不可及的事物之一。能有个形式上回到过去的方式,大抵也算有所

    2022-09-28 09:09:07
    0 廉颇
  • 商业贸易的本质是互通有无。古代的贸易行当和游方脚商,受困于运输能力的限制,商业活动辐射范围较低,各地的物价也随之波动。你有的我没有,我有的你没有,这样的物资差异便是不少商人安身立命之本。 而现代商业则更加快捷,特别是在电子商务与互联网走入千家万户之后。但商品运输速度的加快,依旧没有改变商业贸易的本质。不管对于古代贸易还是现代贸易来说,无论是计算商品的价值,还是售价,成本都是重要的定价基础。稳定的成本控制也是良好商业贸易的根基。 不过这样的情况对于新兴起的“游戏内贸易”来说,却并不成立。游戏道具本质上只是数据,你很难去界定一项游戏数据的价值。同样的商品道具对于有些玩家来说,可能是“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鸡肋,但对于其他玩家来说,或许就是梦寐以求的臻品。同时,大多数游戏贸易行为并不像它现实中的同位体一样,享有政府司法

    2022-09-27 18:30:12
    0 廉颇
  • 弱小如皮克希、双角兽、杰克霜精,强大到赛特、莉莉丝、梅塔特隆,即使是在2022年,我们依旧能在ATLUS的最新作品《灵魂骇客2》中,看到其沿用在各种游戏内的恶魔体系。 老朋友了不管是“真·女神转生”系列还是“女神异闻录”,抑或是并没有真正成为系列的单独作品,ATLUS的RPG游戏似乎总是偏好以这套恶魔体系,来作为其养成与战斗的核心系统。那么,这套体系的形成要追溯到什么时间的什么作品上呢?答案是2003年的《真·女神转生III》。 《真·女神转生III》没错,这套完整的恶魔体系的完成,并不是诞生在所谓的“系列初代”,而是在不断地探索与扩充后,最终在《真·女神转生III》中形成的。在《真·女神转生III》之前,ATLUS就已经创造出了不少时至今日仍在使用的恶魔形象,比如我们熟知的ATLUS吉祥物杰克霜精,就诞生在1

    2022-09-26 22:44:57
    0 和田
  • 相信每个人都或多或少对自己的人生有过畅想。但除了少数人,大部分人都不可避免出现了理想与事实的冲突。也正是如此,经典游戏《模拟人生》才会火爆全球,它不仅是完美还原了一个虚拟的人生,更是让玩家体验到了自由选择以及精准掌控自己人生的美好。而另一方面,其实大部分游戏的本质也都是在“模拟人生”,像成为公主拯救勇者、走下战场回家务农等等,让人感受各种奇形怪状的人生。只是受限题材或玩法,它们都不像《模拟人生》那么自由。不过,网易最近推出的《绿茵信仰》却在竞技游戏的框架下,用足球打开了玩家的第二人生。 单看剧情与玩法,《绿茵信仰》虽然有微创新,却并没有超出传统足球游戏的内容。《绿茵信仰》的特别之处就在于他将那些常规的玩法整合后,形成了一个极为丰富的玩法模式,选择不同的玩法,玩家就可以体验不同的足球乐趣,这给玩家带来了前所未有的

    2022-09-26 11:43:05
    0 小咸鱼籽
  • 给国产独立游戏开启了一个好时代的《太吾绘卷》,前几天终于在千呼万唤中发布了正式版。其所带来的热潮,让国内游戏圈仿佛又回到了几年前,那个“太吾传人”横空出世的年代。不过呢,这股热潮显然还保留着不少螺舟“封闭开发”期间所积攒下的怨气,在各大《太吾绘卷》的网络讨论区,你都能看见一阵“腥风血雨”。 不过,“腥风血雨”是互联网的常态,越是热度高的地方,这类现象就越是频发,以《太吾绘卷》正式版初期的质量,有这样的“声讨”规模并不让人感到意外。而让人感到意外且有趣的地方是,在这股子“腥风血雨”的夹缝中生存的正常游戏讨论,以及冲淡了整场论战“严肃”气氛的“牛头人传奇”。《太吾绘卷》正式版中,玩家出生天赋里有一个“谷中密友”的选项,能够让玩家出生自带一个“青梅竹马”。按照正常的发展,相信玩家们都会很自然地将这位“青梅竹马”当作“

    2022-09-24 22:27:51
    0 Marvin
  • 不知道有多少朋友和我一样,平时喜欢靠着各类美食博主们的视频下饭。不管是举着摄像机,一边无视周围人好奇的目光,一边发动社交牛逼症,对美食进行一番辛辣点评的探店博主;还是自己采购材料,然后花上好几天的时间研究配方,力求原汁原味复刻店内美食的做菜博主。每当在短视频平台上刷到这些美食视频,总能让我看得津津有味,仿佛面前十几二十块一份的外卖,也变得更香了。B站美食区也是我最常逛的分区之一但这种美好念想,最近却被抖音上一位名叫“刘怂”的短视频博主,无情地干碎了视频中的刘怂,是位操着浓重口音说话的东北小伙,他的本职工作应该是个厨师。之所以下这个判断,是因为视频中的他,正在一边熬着一锅牛骨汤,一边请教身边的回民饭店老师傅,羊汤的正确做法。请先不要追究,羊汤为什么要用牛骨熬制的问题。一旁的老师傅,显然也是个实在人。他告诉刘怂,只

    2022-09-23 21:37:17
    0 ROOT
  • 互联网是注意力经济,但在信息洪流下,每个人的注意力都被绞成了碎片——不开玩笑地说,没能在五分钟内抓住用户注意力的产品,很可能就没有然后了。而抓住用户注意力的方式,最为常用的一种就是“堆料”,不断给用户提供新的东西,来给他们带来“新鲜感”。这某种程度上也是互联网吊诡的地方,明明我们认知中的先锋美学是简约、干净,以及有着恰到好处的元素点缀的——虽然不太恰当,但时下正热的《赛博朋克:边缘行者》中,女主角露西的造型设计,勉强能算作是关于这类美学的不错诠释。 但在这套“注意力经济”的影响下,很多产品的设计就很“反直觉”地在“臃肿”道路上狂奔,不知道的可能会以为设计师们都是唐代穿越过来的。如果你用过淘宝,那你应当会感叹于一个只是为了买东西的软件,为何能玩出这么多的花样;如果你用过B站,你也一定能想起宣称B站“永不变质”的叔

    2022-09-23 17:47:19
    0 廉颇